江苏省驻香港(亚太)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日本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新加坡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马来西亚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韩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柬埔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美国(东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美国(西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巴西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德国(欧洲)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英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法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荷兰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瑞典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俄罗斯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纳米比亚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坦桑尼亚经贸代表处

 

美洲经贸信息 2018年第17期

 

 

 

美洲经贸信息

(2018年 第17期)

                      

江苏省驻美国经贸代表处             2018年10月2日

 

本期目录

 

Ø 分析人士称 特朗普对北美新贸易协定过于乐观

Ø 上半年中资赴美并购骤降

Ø 高盛:警惕美联储加息导致的企业违约潮

Ø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预测称美国两年后将出现经济滑坡

Ø 美国拟大幅提高对发展中国家贷款

Ø 外国对美直接投资四年来首次负增长

Ø 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逼近历史高位

 

分析人士称 特朗普对北美新贸易协定过于乐观

据华盛顿邮报10月1日报道,虽然特朗普把刚刚签订的北美贸易协定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贸易协定”,将使失去的制造业就业机会重返美国,但许多经济学家和贸易专家认为这种预测可能被证明过于乐观。美国投资和研究公司Alliance Bernstei高级经济学家埃里克·温诺格拉德(Eric Winograd)指出,这并非是一个革命性的协议,只是对以前协议的修改,总的经济影响将非常小,并不指望它会刺激美国经济。米奇·坎特(Mickey Kantor)曾在克林顿政府任内促成美自由贸易区协定,他指出,出于政治原因,贸易协定会被夸大。这印证了经济学家和贸易专家在梳理完该协议1800多页的内容后几乎没有看到什么重大变化。

 

密歇根州汽车研究中心的克里斯汀·齐泽克(Kristin Dziczek)预计,在过去20年中失去的375000个工作岗位中,“数万个”的工作岗位可能重新回来,但同时美国消费者将看到每辆车的价格上升470美元甚至2200美元。尽管该协议短期内可能为美国和加拿大创造一些额外的就业机会,但随时间推移,汽车制造商可能希望通过在工厂中使用更多的机器人来降低成本。美国RSM审计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约瑟夫(Joseph Brusuelas)预计,美国汽车制造业就业不会增加,相反会帮助墨西哥提高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水平。

一些民主党重量级人物持有同样观点。美国众议员桑德·莱文(Sander M. Levin)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特朗普政府与民主党很少进行磋商,如果民主党重新夺回众议院,新协议将难以获得批准。这位资深的北美自由贸易区立法者批评说,新的协议内容和规则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有严格的约束性。目前,美国每年生产并出口200多万辆汽车,其中包括南卡罗来纳州的宝马工厂,但是若成本上升,车企可能停止在美国生产,转而在亚洲或东欧生产。福特和通用对该协定表示欢迎,但将继续评估对他们商业模式的影响。一些高管,如贸易集团全球汽车制造商总裁约翰·博兹拉(John Bozzella)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增加美国产量的好处是否会超过因额外监管和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而这是一个大问题。

 

上半年中资赴美并购骤降

今年以来,中资企业赴美并购频频触礁,正在转入低潮。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发布《变革前行——2018年美国前半年并购报告》指出,“所有投资者都无法忽视愈加强烈的保护贸易主义、日趋敏感的贸易关系与其将推高的关税等所带来的风险”。中美关系正经历颠簸,两国贸易关系的摩擦、国家安全层面的顾虑,都使得美国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审查过程变得缓慢,一些交易不得不终止;有些交易处于竞标阶段,也受到了间接影响而未能中标。因双方对监管风险顾虑较重,风险划分成为谈判的胶着点,有的“无疾而终”,还有外国卖方因顾虑监管审查,而另择他国买家,甚至还出现了签约前“临阵退缩”等颇为戏剧化的一幕。据报告统计,今年上半年,中国入美并购交易仅有22例,并且按交易额计算,美国入境并购前十名的入境投资者中中国企业没有占得一席之地。这与前两年中资企业时常占据并购排行榜单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以科技行业为例,中国对美国科技行业的交易因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趋严而明显放缓——中企对美国TMT行业(互联网科技、媒体和通信行业)的并购投资交易额从2016年的116亿美元下降到了22.5亿美元。

 

高盛:警惕美联储加息导致的企业违约潮

高盛称,美联储持续加息将导致企业利息支出飙升,借新还旧困难,引爆违约潮。而现在最可能充当金融危机“催化剂”的就是企业债务。高盛发布的最新报告认为,美国企业债务已较2007年翻倍,企业崩溃最可能的诱发因素就是加息。在未来几年利率上升的情况下,将导致企业借新还旧困难,从而出现企业债务违约潮。时至今日,企业依然可以利用较低的利率,降低平均利息成本。未来几年将有大量债务到期,预计到2020年将有超过1.3万亿美元非金融企业债务到期,约占未偿还债务总额的20%;2023年到期的债务是3万亿美元。而且,近期针对背负着浮动利率债务的企业(仅占大企业的9%,但小企业的比例高得多)的杠杆贷款发放量激增。利率上升波及的范围远不止房地产和公用事业等行业,高盛警告称,在二季度财报季,很多公司将利息支出增加列为利润增长的不利因素。随着财政赤字增加,美国下一个财年的赤字将突破1万亿美元创历史记录,而债务增速过快将影响投资者信心。高盛指出,最坏的情况就是经济急剧放缓,加上主要的债券市场重新定价风险,可能导致债券市场崩溃。与此同时,美联储非传统货币政策的最大受益者——美国股市也由牛转熊。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预测称美国两年后将出现经济滑坡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美国桥水公司的创始人雷·戴利奥预测,美国距下一次经济滑坡还有大约两年时间。届时,随着政府增加货币发行来贴补不断膨胀的财政赤字,美元将会大幅贬值。戴利奥成功预测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他试图通过开发基于现代历史上最重大金融危机的“模板”来改进其预测程序。通过这种方式,有望预测下一次危机。戴利奥在其出版的名为《理解重大债务危机的模板》的书中指出“通过分析大量案例和每次危机的数据,可以发现并更好地研究其中的因果关系”。该书分析了“三个标志性案例”:1917~1925年的德国经济危机、1928~1937年的美国大萧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他认为,重大危机的根源就是债务,一切都源于对债务的管理。戴利奥称,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控制债务,政策制定者必须知道两件事情:第一,债务是否以他们控制的货币计价;第二,他们是否对债权人和债务人的行为具有影响力。戴利奥列举了4个杠杆:紧缩(即减少支出)、债务重组、中央银行“印钱”并提供担保、将资金和信贷从那些拥有量超过需求的人和机构转移给那些拥有量较少的人和机构。

 

美国拟大幅提高对发展中国家贷款

美国准备成立一个可以向发展中国家投资600亿美元的机构,以对抗华盛顿某些人所说的中国利用债务发动“经济战”的做法。观察人士称,这是50年来美国对发展中国家商业贷款的最大规模调整。其中,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将并入这个新机构,并获准做股票投资。目前,OPIC只能做债务投资,这令其与欧洲开发金融机构相比处于不利地位。OPIC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雷·沃什伯恩表示,通过将OPIC的贷款上限提高1倍以上,达到600亿美元,并允许OPIC投资于股票,它将“与其他开发金融机构处于平等地位”。总部设在华盛顿的新兴市场咨询公司KRL总裁丽瓦·莱文森称,她希望参议院能在11月中期选举前通过相关法案。“这是第一次真正尝试承认美国需要在发展中国家的商业战场上支持本国企业。因为中国正在拿走一切。”美国众议院8月通过的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得到了两党支持,包括来自特朗普总统亲密盟友的支持,如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

 

外国对美直接投资四年来首次负增长

多年来,美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海外直接投资目标国,但在特朗普总统高调推行“美国优先”战略以来,并未吸引更多海外直接投资。国际投资组织(OFII)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二季度,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为负82亿美元,为2015年年初以来首次出现负值。美国的外国直接投资曾在2015和2016年连续打破历史记录,规模均接近万亿美元。尽管2017年的数据同比锐减40%,但仍是2014年来的第四高记录,但2018年的情况很可能会恶化。按照OFII的说法,美国二季度FDI之所以变成负数,是因为“高到不同寻常的资产抛售和交易”,有多达1000亿美元的对美投资已经将所有权转移至海外。OFII评论称,“随着跨国公司对潜在投资按下了暂停按钮,上述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海外投资者对特朗普政府的进口关税及其他贸易举措的回应”。

尽管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大规模减税、基建投资等措施,但贸易政策显然伤害了一些外国企业投资美国的信心。美国国际事务及外交政策研究领域最权威、影响力最大的学术杂志之一《外交》在两个月前发文指出:2018年以来,美国及海外的跨国投资公司对美国的净投资额几乎降至零,这是一项可以权衡特朗普政府的贸易冲突政策所造成损失的早期指标。企业对美投资减少将伤害美国的长期收入增长,减少高薪就业岗位的数量,并反过来加强企业将投资转移出美国的趋势。这种转变将增加世界经济的不稳定性。

 

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逼近历史高位

美国商务部近日发布报告显示,今年8月,美国商品贸易赤字758亿美元,连续3个月呈增长态势,不但比市场预期的706亿美元高出50多亿美元,而且接近2008年7月760.25亿美元的纪录高位。7月,美国商品与服务贸易逆差创下5个月来最高,当月美国对中国及欧盟的贸易逆差双双刷新历史记录。8月,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扩大主要是由于出口低迷。8月,美国出口环比下降1.6%,进口增长0.7%。从商品种类来看,进口主要受到汽车进口增长3.2%的推动,出口则主要受食品、饮料和工业用品的出口大幅下降所拖累。确切地说,出口萎靡部分反映了美国大豆等商品面临关税的影响,8月对华食品、饲料和饮品出口大跌9.5%。有分析称,几个月来,美国总统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旗,希望减少美国巨大的商品贸易赤字。但从数据看,特朗普的措施并没有起作用,反而适得其反。贸易在美国经济增长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今年二季度,美国实际GDP年化季度环比终值增速为4.2%,创近4年来最快增速。其中,贸易为GDP贡献了1.22个百分点,对GDP的贡献为2013年四季度以来最大。不过,8月美国库存有所增加。当月零售库存环比增长0.7%,同比增长2.3%,预计在月末为6330亿美元;批发库存环比增长0.8%,同比增长5.1%,预计在月末为6415亿美元。分析认为,虽然贸易逆差扩大将拖累美国第三季度GDP,但库存的增加可能会部分抵消这一负面影响。



【来源】:本单位制发
【浏览量】:
【发布日期】:2018年10月09日
【显示字体】:大字体  中字体  小字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