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驻香港(亚太)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日本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新加坡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马来西亚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韩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柬埔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美国(东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美国(西部)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巴西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德国(欧洲)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英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法国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荷兰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瑞典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俄罗斯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纳米比亚经贸代表处
江苏省驻坦桑尼亚经贸代表处

 

美洲经贸信息 (2019年 第16期)

 

 

 

美洲经贸信息

(2019年 第16期)

                      

江苏省驻美国西部经贸代表处          2019年7月16日

 

 

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最近写道特朗普总统宣称“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赢”这个经典言论肯定会被载入史册—但不是流芳千古那种。相反,它类似于迪克·切尼(Dick Cheney)在伊拉克战争前夕的预测,也就是说,它会被用来说明,推动着关键决策的,往往是怎样一种傲慢与无知。因为现实是,特朗普并没有赢得贸易战。诚然,他的关税损害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济。但它们也伤害了美国;纽联储(New York Fed)的经济学家估计,最终,物价上涨将让每户家庭平均每年多支付逾1000美元。而且没有迹象表明这些关税正在实现特朗普假定的目标。

到底什么是贸易战?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都不会用这个词来描述一个国家出于国内政治原因征收关税的情况,在1930年代以前,美国是经常这么做的。只有当关税的目标是胁迫—给其他国家带来痛苦,迫使它们转而实行对我们有利的政策—这时才可以叫做“贸易战”。虽然痛苦是真切的,但胁迫的效果始终就是出不来。特朗普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征收的所有关税,都是为了迫使它们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最终导致了一项与旧协定极为相似的新协定,得用放大镜才能看出其中的差异。而且新法案甚至可能无法在国会通过。在最近的20国集团峰会上,特朗普同意暂停和中国的贸易战,暂缓征收新关税。

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呢?克鲁格曼认为有三个原因。首先,认为我们能够轻易赢得贸易战的想法,反映了一种唯我独尊,我们的伊朗政策也是受这种心态影响而严重扭曲。太多掌权的美国人似乎无法理解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并不是唯一一个拥有独特文化、历史和身份的国家,不仅有我们才会为自己的独立感到自豪,而且极不愿意做出让人感觉像是屈服于外国欺凌的让步。“宁花百万于国防,不交一分作进贡”并不是美国独有的观念。其次,特朗普的“关税员”都生活在过去,与现代经济的现实脱节。他们充满怀念地谈论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的政策。但在当时,如果问起“这个东西是哪里制造的?”一般都会得到简单的回答。如今,几乎每一种制成品都是跨越多个国家边界的全球价值链产物,这增加了风险。最后,特朗普的贸易战不受欢迎—事实上,它的民调结果相当糟糕—他本人也是。这使得他在政治上容易受到外国报复。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可能没有向美国出口的多,但中国的农产品市场对特朗普迫切需要抓住的农业州选民至关重要。因此,特朗普轻松赢得贸易胜利的愿景正在转变为一场消耗战。

那么,这将如何结束呢?贸易战几乎从来没有明确的胜利者,但它们往往给世界经济留下长期的伤痕。特朗普的贸易战比过去的贸易战规模大得多,但它们可能会产生同样的结果。毫无疑问,特朗普将试图把一些微不足道的外国让步夸大成伟大的胜利,但实际结果只会让所有人更加贫穷。与此同时,特朗普对过去贸易协定的随意抨击严重损害了美国的信誉,削弱了国际法治。事实上,在关于这个问题的最后一次演讲中,麦金利的话似乎是对特朗普主义的直接回应乃至否定。他宣称“商业战争是无利可图的”,并呼吁建立“善意和友好的贸易关系”。

特朗普关税政策正在伤害美国

美中贸易战持续了一年多,到目前为止,双方还没有达成协议。贸易战在使得中国经济受损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报道说,美国消费者、农场主以及制造业也沦为贸易战的受害者。美国2020总统大选的参选人在强调必须对中国强硬的同时,也在谴责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认为特朗普总统的关税政策正在伤害美国。

2020年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在最近的民调中,支持率一直遥遥领先。7月11日,他在纽约城市大学的演讲中谴责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政策。他说,特朗普总统对中国加征关税,招致中国的报复,从而伤害了美国农场主、消费者和制造业者。他说:“特朗普总统也许认为自己对中国很强硬,但是,他兑现的做法最后却让美国的农场主、制造商以及消费者受到损失,支付得更多。” 拜登还说,特朗普的经济决策是短视的,一如他其他的外交政策。拜登是2020总统大选民主党的领军人物。

美国媒体和独立研究也越来越多地关注到贸易战给美国带来的损失。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 星期三的报道就说,美国农业州受到美中贸易战以及移民问题带来的劳工减少的双重打击。报道说,虽然大部分农场主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特别是与中国的贸易政策,但是,贸易战会给他们带来长期后果。以大豆出口为例,中国现在已经在巴西和阿根廷寻找大豆供应,截至2019年3月,美国大豆出口下跌85%。报道指出,市场一旦失去,很难再回来。到目前为之,美国纳税人已经为美国农场主们支付了280亿美元的补贴款。

另有独立的研究显示,贸易战一年,特朗普向中国进口物品加征的关税“几乎完全转嫁到了美国国内物价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的三位经济学家在三月发表的一篇论文里写道,“到目前为止,整个关税的影响都落到了国内消费者和进口商身上,却对外国出口商截至目前所得到的价格没有产生影响。”研究人员认为,虽然关税造成的损失相对美国总体经济规模来说不算大,但是,如果关税持续,随着企业纷纷将供应链改道以避免美国及国外的关税,损失还将扩大。另外,贸易战也没能向预期那样将就业机会带回美国。中国美国商会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6%的美国公司打算重回美国,41%的美国公司打算迁出中国,去东南亚国家建厂。

美联储主席7月9日在国会作证时也说,因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美国企业和农民对国内经济的“担忧加剧”。美国智库美国预算和政策重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贾瑞德.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7月10日在美国智库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举办的一场有关 “美国是否应该顶回中国的经济和贸易政策”的研讨会中说,美国现行的政策不仅伤害了美国工人的利益,而且也伤害了外国工人的利益。

美联储主席释放宽松信号推动美股创新高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鲍威尔日前在美国国会两场听证会上明确释放宽松货币政策信号,令市场降息预期得到增强。受此提振,11日,纽约股市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收盘均创历史新高。,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于27088.08点;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收于2999.91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于8196.04点。

鲍威尔10日出席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听证会时表示,受贸易紧张局势和世界经济增长放缓影响,美国经济正面临一系列不确定性,美联储“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张”。鲍威尔的言论增强了市场对美联储即将在7月底召开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降息的预期,并推动纽约股市三大股指冲上历史高位。

安本标准投资公司高级全球经济学家詹姆斯·麦卡恩认为,美联储在7月份货币政策会议上决定降息几乎“板上钉钉”。亿创理财公司投资策略副总裁迈克·洛文加特表示,鲍威尔作证时表明了其转向宽松政策的态度,接下来美联储有望降息25个基点。

美国劳工部11日发布报告说,美国6月份消费价格指数(CPI)环比增长0.1%,但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环比增长0.3%,是2018年1月以来的最大增幅。劳工部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非农部门6月份新增就业岗位22.4万个,远超市场预期。洛文加特对此表示,虽然6月份美国核心CPI增幅高于市场预期,但美联储已明确表示,对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和当前贸易紧张局势的负面效应远大于通胀数据和强劲就业数据的正面效应。投资平台威利斯-欧文公司个人投资主管阿德里安·洛科克预计,未来数日美股涨势仍将持续,因为美联储的立场已变得更为明确。

高盛说特朗普可能会直接干预压低美元

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7月12日表示,存在直接干预汇市的可能性,尽管这种可能性较低,但仍在上升。高盛分析师Michael Cahill指出,特朗普发表的一系列推文、评论、他的政策行动和提议已令美国的汇率政策再度成为关注焦点。

Cahill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虽然这样的举措将违背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形成的政策规范,但在当前量化宽松政策几乎已成为常规手段的形势下,干预汇率并非出格之举。量化宽松是指主要国家央行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采取的宽松政策。Cahill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如果美国抛售美元,可能引发“相当大的”市场反应,比如美元走软、日圆走强以及股票和公司债等海外风险资产走软等。

最近几周,特朗普在推文和采访中抱怨称,其他国家和欧元区的货币贬值让美国出口企业处于劣势。他在这样抱怨的同时,也经常对美联储至今不愿降息表示不满。在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为欧元区进一步推出货币刺激措施铺路之后,特朗普上个月发推文直接对他进行批评。周三,彭博(Bloomberg)报道特朗普已要求幕僚想办法让美元贬值。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抱怨美元强势。Cahill回忆称,2018年,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建议美国政府放松长期奉行的强势美元立场,引起轩然大波。不少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从上任开始就已经放弃这一立场了。此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Elizabeth Warren公布了一项计划,旨在更紧密地管理美元走势,以创造就业机会。

特朗普的言论以及全球决策者的行动已引发对可能出现“逐底竞争”的担忧,各国都在采取措施压低本币汇率。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资深外汇策略师Jane Foley上月写道,一些经济体的通胀率持续位于不受欢迎的低水平,这可能为爆发所谓的汇率战提供条件。Cahill提到一些可能导致干预努力复杂化的运作层面的担忧。他表示,不清楚美联储是否将参与进来。如果美国财政部被迫独立行动,干预规模可能受限,不过仍可能对市场走势产生显著影响。Cahill称,美联储实际上很可能听从美国财政部,鲍威尔曾谈及美国财政部作为汇率政策管理者的传统角色。

然而,目前还存在一些实际的担忧,包括国际社会不太可能协同采取措施压低美元汇率。而且,对欧元区等传统贸易伙伴国货币的干预可能也会被视为国际贸易紧张局势的升级。Cahill称,口头施压美元贬值的努力似乎颇有成效,这是直接干预的风险看起来相当有限的一个原因。Cahill同时指出,美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采取一些更有挑衅性的汇率行动,比如正式将任何一个贸易伙伴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他还称,若美联储降息,应当也会促使美元走软。衡量美元兑一篮子六种主要货币汇率的ICE美元指数今年早些时候创下近两年高点,但随后出现回落,因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升温。该指数本周以来累计下跌0.2%,但今年迄今仍累计上涨0.9%。

 

美方审查导致中国风投缩减对美国生物科技的投资

由于美国政府收紧对海外资金的审查,今年上半年,中国风险资本对美国生物科技公司的投资下降了一半以上,这促使人们担忧美国初创企业将难以融资以及难以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数据提供商PitchBook表示,2019年头6个月,中国投资者在美国生物科技公司的风险资本融资轮中投资7.2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6.5亿美元下降近60%。

继美国指责中国系统性地窃取美国知识产权以后,从去年11月开始,美国要求,对生物技术在内的几类技术的外国投资如果超过5%,就需要由一个政府安全委员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来审查。曾多次创业的美国生物科技企业家威廉哈兹尔廷(William Haseltine)表示,他被迫放弃创办一家名为Constructive Biology的新公司,因为一个本来承诺为一个制造实验室提供3000万美元种子资金的中国投资者退出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计划开始实施后,特朗普总统就开始大张旗鼓地为其做宣传,(资金)就不见了”。

哈兹尔廷表示,来自中国的资金特别有助于在提出新概念与建立工作原型之间的所谓“死亡之谷”上架起一座桥梁。“他们愿意做的事情非常有帮助:非常慷慨地为处于非常、非常早期阶段的种子公司提供资金—500万美元、1000万美元、2000万美元。”哈兹尔廷驳斥了中国投资者可能窃取知识产权的观点,主张生物科技发明是受专利保护的。

 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生命科学公司通过风险资本融资筹得200亿美元,为10年来最高水平,部分原因是创纪录的中国资金流入。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医疗、制药和生物科技是2018年中国风险资本在美国投资的首选行业,总投资额达15亿美元。

中国的基金经理表示,他们将美国生物科技行业视为一个潜在的高回报来源,并希望利用他们在中国的人脉,帮助这些企业进军中国本土市场。中国市场拥有巨大的、尚未得到满足的医疗需求。由于中美两国仍处于贸易争执中,“中美关系的方向仍不明朗,这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心”,中国基金张科领弋投资的负责人刘冀表示。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大多数决定仍然未公开,但今年4月,该委员会迫使中国公司碳云智能(iCarbonX)剥离其在收集敏感数据的健康平台PatientsLikeMe所持的多数股权,显示出其对健康信息的关注。总部位于美国的行业协会“生物技术创新组织”(Biotechnology Innovation Organisation)的理事长杰里米莱文(Jeremy Levin)表示,投资放缓可能损害美国生物科技公司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的能力。

美国地质调查局:地震不会使加州“陷入海洋”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近日连续发生6.4级和7.1级地震,引发许多民众担忧。有人担心如果继续发生强震会否使紧靠太平洋的加州地区最终“陷入海洋”。美国地质调查局9日表示,完全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未来洛杉矶和旧金山可能成“邻居”。

美国地质调查局表示,加州处于地壳顶部位置,横跨太平洋板块和北美板块两个地壳构造板块。贯穿整个加州的圣安德烈亚斯断层,从加州东南部的索尔顿湖向北一直延伸至旧金山北部的门多西诺角,是两个板块的交界处。这是地球表面最长、最活跃的断层之一,长约1200多公里,伸入地面以下约16公里。据介绍,这两个板块水平横向滑动,太平洋板块相对于北美板块向西北方向移动,每年位移约46毫米。圣安德烈亚斯断层上的走滑型地震就是这种板块运动的结果,因此加州不会“落”到海洋里。但将来有一天,分处加州南北、相距600多公里的洛杉矶和旧金山可能会毗邻。

美国地质调查局地质学家曾发表研究论文称,基于过去1000多年的古地震研究,圣安德烈亚斯断层带平均每100年至150年会发生一次大地震。

 


【来源】:外事处
【浏览量】:
【发布日期】:2019年8月06日
【显示字体】:大字体  中字体  小字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